6. 阴花

杂着元澜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心魔已起,师父,你就从了徒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道貌岸然的是他们,徒儿想和您玩点儿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疼吗?师父,疼就叫出来啊,徒儿听着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玉玑子长喝一声,胸中翻江倒海地难受。他闭上眼,手下灌注给元澜的灵力更猛,元神离体,飘在空中挣扎嘶吼,奋力想要抓住那道童音。

    石天惊在外,见整座竹屋都充溢着玉玑子喷薄而出的灵力,撑得竹管爆裂,响当当地拍飞了门窗,使方圆几十里被打到的竹子尽皆扑折在地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石天惊交拳为盾,顶着风中滚出的碎竹篾冲进了屋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玉玑子听到喊声,猛然睁眼,袍下的九尾一下收了个干净,整个人重重地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眼睁睁地看着元澜的上空又浮出了那支无梗的黑色水莲花,刚要提起断剑再打,就见它顿时就藏匿起来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阴花!

    阴血开阴门,阴门生阴花。

    这是我给他下的禁制?

    玉玑子恍惚胆寒,零零碎碎的记忆拼凑到一起才得到一个触目惊心的真相:

    百年浩劫后,玉玑子遭受剑灵反噬,修为迟迟不前。

    于是,他便以血破开了元澜的阴门,把心魔封入其中,妄图将自己的小徒弟炼作炉鼎,供己驱使。

    心魔猖獗,在元澜的阴门中滋养出一朵阴花牵制玉玑子。一旦它被触动,玉玑子的灵脉必然受创,更别谈杀了元澜了。

    从前的玉玑子疼元澜,百般宠爱他,恐怕正是担心元澜体内的阴花受损,进而伤害到自己吧。

    这样说来,元澜之所以会恩将仇报,或许正是知道了炉鼎阴花一事?

    玉玑子摇摇晃晃地直起身,袖口一卷,对石天惊道:“不用管我,去看你师弟。”

    “啊?好……好的,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等石天惊过去,玉玑子见元澜那里再无异动,这才放心地坐下调息。

    原来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吗?

    那他恨我也是情有可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