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8躲什么?

    宋白回过神来,人已经被扔在床上。

    眼看着裴鹤鸣就要欺身而上,宋白急忙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宋白自认为力气不小,但是对上每天都会抽出时间健身的裴鹤鸣,还是有点不够看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激烈挣扎,宋白不仅没从挣脱钳制,反而把自己累得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宋白没力气了,只能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骂道:“裴鹤鸣,你是不是有病?”

    裴鹤鸣一手压着宋白两只手腕,另一只手扣住宋白的下巴,声音泛着冷意:“你和余静假戏真做了?”

    “关你什么事?”宋白讨厌裴鹤鸣这副高高早上的样子,直接怼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宋白!”裴鹤鸣下颚紧绷,正在压抑着不断上涌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有事就说。”宋白翻了个白眼,“我耳朵没毛病,不用喊那么大声。”

    裴鹤鸣没有接话,就这么一言不发地盯着宋白,深邃眼眸中正在燃烧熊熊怒火。

    宋白见状,顿时生出一报还一报的快感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他为裴鹤鸣和宋嘉泽的事没少伤心,现在能气到裴鹤鸣,他简直不要太开心。

    于是宋白乘胜追击:“怎么,就许你和宋嘉泽不清不楚,不许我找个红颜知己?”

    宋白成功了,裴鹤鸣活了二十几年,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生气,好像无数团烈焰在胸腔里燃烧。

    裴鹤鸣不想再听这些气人的话,干脆低下头去,打算堵住宋白那张令人恼怒的小嘴。

    察觉出裴鹤鸣的意图,宋白偏头躲开了。

    这个吻落空,让裴鹤鸣恼怒的同时又不可置信,“躲什么?!”

    宋白嗤笑了声,“别拿亲过宋嘉泽的嘴亲我,我嫌恶心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宋白故意表演了个呕吐的动作,将自己的嫌弃彻底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没有发生过的事,裴鹤鸣觉得争辩起来毫无意义,就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裴鹤鸣的沉默落在宋白眼里,让他误会成了默认的意思。

    想象一下那个画面,宋白这下是真想吐了。

    捕捉到宋白眼中闪过的厌恶,裴鹤鸣的脸色沉了下来,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,乌云密布。

    宋白从未见过裴鹤鸣这般模样,不免有些心慌。

    不过,这并不能动摇他要分手的心。

    重活一世,他可不想再把自己困于这段没有未来的三角关系当中。

    不说活得多风光,但是至少不像以前那样,每天过得浑浑噩噩,毫无意义可言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宋白慌乱的心渐渐安定。

    这时,裴鹤鸣冰冷得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响起:“确定要分?”

    宋白目光坚定回道:“确定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裴鹤鸣收回手,起身坐在一旁。

    宋白恢复自由后,迅速翻身下床,开始火急火燎地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因为不想和裴鹤鸣有任何瓜葛,宋白特意将裴鹤鸣送给他的物品挑出来。

    裴鹤鸣送的不多,宋白住进来的时候也没带什么私人物品,所以很快就收拾完了。

    宋白关上行李箱,正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,在旁边充当背景板的裴鹤鸣突然开口:“宋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