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9对你不客气

    宋白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裴鹤鸣这个表现,让他有那么一瞬间以为对方是喜欢自己的。

    不过,宋白就快就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像他这种可有可无的人,裴鹤鸣怎么可能因为他出现慌乱的表情。

    肯定是车里没开灯,光线昏暗让他花了眼。

    宋白敛住思绪,垂眸盯着自己被拽红的手腕冷冷道:“放开。”

    裴鹤鸣闻言,不仅没有松开宋白,还把对方拽得更紧。

    宋白疼得“嘶”了一声,眉头不由自主皱起,连带着语气都凶了很多,“你再不放开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面对警告,裴鹤鸣一点都不害怕。

    对他不客气?

    凭着宋白那点力气,根本挣脱不开他的钳制,更别说对他做其他的事。

    估计宋白也就只能在心里骂骂他泄愤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裴鹤鸣看向宋白的目光多了些许揶揄。

    宋白注意到了,气得呼吸一滞。

    裴鹤鸣竟然挑衅他!

    于是他就低下头,猛地咬住裴鹤鸣的手腕。

    宋白打定主意要给裴鹤鸣点颜色瞧瞧,咬起人来一点情面都没留。

    很快,裴鹤鸣的手腕就被咬破了。

    尝到血液那股独特的铁锈味,宋白怔住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,宋白抬起眼睛扫了一眼裴鹤鸣。

    见他脸上隐约带有痛色,却没有把手收回去的意思,宋白眼底的疑惑都要溢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一个舔狗,不至于让裴鹤鸣这么上心吧……

    宋白想不明白,索性不想了。

    对于现在的他来说,裴鹤鸣怎么想的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时间越来越晚,宋白不想将精力浪费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,想了一个恶心人的办法。

    于是他松开牙关,不再咬着裴鹤鸣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落在裴鹤鸣眼里,让他理解成宋白在这场僵持战中认输了。

    裴鹤鸣心头一喜。

    正当他准备开口的时候,宋白突然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裴鹤鸣误以为宋白是要向人求助,急得立马扑过去,想把手机抢过来。

    可惜,宋白动作比他快了一步。

    他还没抢到手机,宋白就先打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哥,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,是有什么要紧事吗?”因为开了免提,车里响起了宋嘉泽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确实挺要紧的。”宋白忍不住阴阳怪气,“你说你们俩郎有情妾有意,怎么这么多年过去还没点实质性发展。”

    “趁着我和他分手,你赶紧把人拿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他跟块狗皮膏药似的,隔三差五跑来找我,烦都烦死了。”

    得知两人分手的消息,宋嘉泽狂喜,但他面上假装惋惜道:“前段时间不还好好的吗?怎么突然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宋白撇撇嘴,“想笑就笑,别在我面前装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你能不能把裴鹤鸣弄走。”

    “他拽着我不放,我想回家都回不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宋嘉泽脸上的笑容一僵。

    宋嘉泽一直以为,分手是裴鹤鸣提的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这件事是宋白提的,裴鹤鸣还不愿意?!

    宋嘉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,急得立马向那边求证:“鸣哥,你在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