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8毒计

    俗话说,伸手不打笑脸人。

    看着宋嘉泽笑意盈盈的样子,裴鹤鸣只得压下思绪被人打断的烦躁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宋嘉泽抿了抿唇,“鸣哥,我没有去招惹宋白。”

    末了,宋嘉泽又摆出小可怜的姿态问道:“是不是他和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宋嘉泽不说这个还好,一说起裴鹤鸣就心里憋屈。

    他做了好事,宋白不领情就算了,还反过来把他臭骂一顿。

    而造成这一切的根源,就是宋嘉泽。

    贺星迟之前说过,如果他想把宋白追回来,就得冷处理宋嘉泽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不过,宋嘉泽是他的救命恩人,他做得太过分,未免显得忘恩负义。

    裴鹤鸣纠结得不禁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宋嘉泽听见叹气声,面上摆出关切的表情问道:“鸣哥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裴鹤鸣揉了揉眉心,“以后离宋白远点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宋嘉泽一脸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。”裴鹤鸣神色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宋嘉泽感觉情况不妙,低头吸了吸鼻子道:“鸣哥,你是不是后悔了?”

    裴鹤鸣眉头紧皱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初明明是你说的,我有什么事都可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最近变得越来越不耐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早知如此,你还不如不要给我承诺。”

    “给了我希望,又要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宋嘉泽眼泪都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见他哭得这么可怜,裴鹤鸣不得不将脸色缓和下来,“好了,我又没说什么。“

    宋嘉泽抬起头,小心翼翼问道:“这周五是我妈妈生日,他们想邀请你来参加生日会,你方便吗?”

    裴鹤鸣不想再生事端,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宋嘉泽深知过犹不及的道理,没在这里多待,说完就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进了电梯,宋嘉泽一改先前的小可怜模样,眼里尽是得意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裴鹤鸣有多坚定,结果他掉个眼泪就妥协了。

    就这宋白还想和他争?

    真是搞笑。

    宋嘉泽回到家,一进客厅就听见阮莹在和她的朋友聊天。

    “刘家那个大儿子要放出来了,真是造孽哦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当年祸害了那么多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得注意了,小泽长得那么漂亮,刘存远见了还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听见她们提起他,宋嘉泽就过去问道:“妈,你和王阿姨在聊什么?”

    阮莹眼里满是担忧,“就是刘家那个大儿子,刘存远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宋嘉泽点点头,“知道啊,他不是因为强制猥亵多人被关进去了?”

    阮莹:“明天他就要出来了,你见了他可得躲远点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。”宋嘉泽面上乖巧应道,心里却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    刘存远进去那年,他才上初一。

    但他也从别人口中听说了刘存远的“光辉事迹”。

    据说只要是被他当成目标的,他都会想尽办法把人拉到床上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还喜欢拿工具折磨人,当年就差点把人玩死了。

    要是宋白落在对方手里,不死也得脱层皮。

    远在千里之外的宋白顿时打了个喷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