巨浪阁 > 历史军事 > 因缘庵 > 第二二七章 谁傻

第二二七章 谁傻

    “这个太公的话,郡主倒是猜出几分意思,不过,老奴觉得,只怕不一定对。至于说吕老太太的意思,郡主应该明白了。”米嬷嬷笑了一下,低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,你都没猜对,还敢误导实儿。”四娘子轻轻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米嬷嬷呆了一下,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长公主和四娘子,难不成吕家老头老太太,真的有别的意思?

    “去休息吧,这两天,你跟着实儿只怕也累坏了。”长公主对她笑了笑,转向米嬷嬷。

    米嬷嬷也不敢多说,放下茶碗讷讷的起身,自己现在理解了刚刚实娘为何那么生气了,果然,觉得自己才是最傻的那个,好心伤了。

    实娘好像回家闻到长公主的味道就能睡得很好,长公主看她睡得沉,也特意不叫,就觉得这孩子是不是有问题啊?每次回娘家就是为了睡觉。一睡一天,都不带醒的,弄得好像在婆家有多么辛苦一样。

    “张家事很多吗?”长公主看看女儿,又看看米嬷嬷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算事多吧?”米嬷嬷想想,张家就两人,张诺去江南了,其它三位姑太太是实娘每七日让她们回来办个祭祀,这已经是张家最大的家务。

    然后方云一家回来了,方云不想领差,方家在京城里还有些产业,于是他专心管家里的事去了。肖氏怕实娘辛苦,外头事不敢帮她,于是帮着管管家,那么大园子,总要管起来,总不能真的鬼影都没一个吧,顺手就把祭祀接过去了。

    实娘真的在家里真没啥事,外头的生意,其实都上了轨道。每旬过来汇报一下即可。

    所以其实方家回归之后,实娘真的日子不要不太舒服。

    “真是啊。”四娘子看看还睡得像猪一样的实娘,“想来就是这儿让她安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的,说得好像她在张家过得不安心一样?”长公主想想,还是拍拍睡得还不错的实娘。

    “吃饭了?”实儿睁了眼,看到长公主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吃,先喝点汤。”长公主给她汤。

    实娘爬起来,自己起来喝汤。是她自己喜欢的蘑孤汤,慢慢的喝了汤,闭着眼靠着,“唉,该早点叫我起来的,这么睡,晚上就睡不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睡得像个猪一样,还好意思说。”长公主笑了下,接过空碗,“明日洗三,你和我们一块去?”

    “今天有没去看看六娘子?”实娘精神好一点了。

    “有,和四娘一块去看了,孩子长得真好,漂亮极了。”长公主不禁笑了,“六娘子精神还不错,什么也没问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要不要通知程家吗?”实娘迟疑了一下,看着母亲。

    长公主笑了:“真是,这是吕家的事,与我们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实娘都不想说话了,每每这时,她都觉得自己是傻子。

    长公主轻轻的扒了她一下:“你外公和外婆没那么多想法,他们就是想告诉你,程家的事太小,你用不着为这么点小事,影响自己。不要计较这一城一池的得失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就是啊,这么点小事,会影响我什么?”实娘奇了怪。

    “行了,老爷子年纪大了,再说对他们来说,这种事,用不着闹得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“在他们看来,六娘有吕家保护,你这回冲动了。程家好歹也是根深蒂故,五个儿子再没用,也分派各地,最差的,也有正五品。还有那么多的孙子,孙子里,还有一个状元郎,这回你闹成这样,对六娘能有多少帮助?但这回你觉得最大的受益人是谁?你外公在说你是傻子。”长公主轻轻的敲敲女儿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说了那么多,只为告诉我这个?”实娘呆了一下,想想,“婚姻是生意,要像您学习,不要在意一城一池的得失。”

    “记得吗,他特意提出了,我扶你舅舅上位的事,他说的是,我扶你舅舅,并不是为了你舅舅,而是避免了近十年的内乱。他在告诉你,别被眼前的利益迷住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您真的是为了避免十年的内乱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长公主给了女儿一个白眼,“我只是要你舅舅活着。那时你四舅生死不知,那时只有我和你舅舅了,我们还是一母同胞。我怎么着也不能让他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您真的是,人家把您往高深莫测的方向想,结果您还一手把高光时刻给灭了。”实娘无语了。

    长公主笑了,又敲了她一下,不过懒得再说啥了。

    实娘还是起来了,洗了一个澡,昨天太累,她都没力气洗澡,结果又被叫到了吕家。现在她也终于有力气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很累?”张谦看她出来,忙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嗯,睡得太累了。我娘竟然让我睡了一天。”她觉得自己全身都疼了,扶着张谦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能睡就好,岳母说你真的睡得很香,不叫你,就是觉得你只怕就是缺觉了。你要不在这儿住些日子,这时你和小孩子最怕睡不好了。”张谦觉得能让妻子好好睡一天的地方